上海国际艺术节|俞丽拿牵手雷佳推出《真爱·梁祝》

10年前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小提琴家俞丽拿曾经带领后辈三拉《梁祝》,以庆祝《梁祝》问世50周年。10年后在上音歌剧院,俞丽拿又牵头后辈创排了音乐剧场《真爱·梁祝》,以庆祝《梁祝》问世60周年。历时两年酝酿和打磨,集结了京沪两地最顶级的主创和演员阵容,11月17日晚,音乐剧场《真爱·梁祝》将回到《梁祝》的诞生地——上海音乐学院,在上音歌剧院“破茧成蝶”,飞上舞台。上海国际艺术节|俞丽拿牵手雷佳推出《真爱·梁祝》主创和主演合影 本文摄影祖忠人“千百年来,老百姓对‘梁祝’这个民间传说一直有一种对现实的召唤,希望在现实中感受或体验这样一种美好的爱情故事。”导演徐俊解释创作初衷,“通过小提琴的乐思、借着蝴蝶的翅膀,我们在历史中找到了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故事,从现代找到了巴金和萧珊的故事,又从当代找到了樊锦诗和彭金章的故事,这些故事除了隽永小爱还有民族大爱、家国情怀,这是一台歌颂美的演出。”整台演出以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为“魂”,带领观众穿越历史长河,穿行在樊锦诗与彭金章、巴金与萧珊、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的爱情故事之间。在黄沙大漠中,樊锦诗对千年敦煌“一见钟情”,却因此与爱侣彭金章两地分居数十年,遥遥相望……青年舞蹈家王亚彬、青年舞蹈演员张亚鹏受邀,以现代舞的方式讲述樊锦诗和彭金章的故事,飞天、反弹琵琶等敦煌元素也会在舞台上呈现。“接到创作任务后,我们从6月开始准备,不断在北京和上海之间沟通。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筹备,我们对《梁祝》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和了解,樊锦诗先生对于事业的执着和追逐,她和彭金章先生的爱情故事,都让我们年轻一代深受触动。”王亚彬说。作家巴金曾坚持“不婚主义”立场,牵手萧珊迈入婚姻后,两人在漫长的时代风雨中心心相印,时代变幻,苦难到来,这对爱侣生死相隔,只能通过书信抒发思念之情……演员王志飞、张定涵受邀,将以话剧的形式娓娓道来巴金和萧珊的爱情故事。有意思的是,两位演员在现实里也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上海国际艺术节|俞丽拿牵手雷佳推出《真爱·梁祝》王之炅献演《梁祝》片段最开始拿到剧本时,张定涵有一点担心,因为巴金夫妇谈恋爱的方式和现代人截然不同,“他们不像现代人可以视频、见面、打电话,有声音、有图像,战争年代的他们完全见不了面,完全是靠书信表达。”张定涵坦言,用写信的方式去谈恋爱,很难体验,很难演绎,“导演和王志飞给了我很大的压力,还是想努力演好吧,昨天晚上我和王老师排了半天戏,排到很晚。”时光回溯到盛世大唐。文成公主一行踏上唐蕃古道,松赞干布正在柏海迎亲等候,两人的联姻换来了百姓的安居乐业、民族和文化的融合……青年女歌手陈阳、青年男歌手张功浩受邀,将以音乐剧的形式演绎这段汉藏联姻的传奇,作曲家金培达为此写了4段旋律优美的歌曲。“文成公主经过了三千公里的路程来和松赞干布和亲,一路上经历了很多风雪天,我在演唱的时候,除了要有16岁少女的青涩,还要带着一种家国使命、家国情怀。”陈阳说。“松赞干布是一个非常豪气的民族大英雄,这个角色的演唱里有刚也有柔。”张功浩解读,唱第三首歌时,两个角色的音乐主题搭到了一起,“松赞干布不仅仅在期盼文成公主,他对大唐佛教文化、大唐礼仪等各方面都表现出了憧憬和向往。两个角色之间不仅仅是小爱,更多的是大爱。”三段爱情故事汇聚了舞剧、话剧、音乐剧等形式,演出最终章,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压阵出场。俞丽拿高徒王之炅将与中国爱乐乐团奏响《梁祝》,“封琴”十年的俞丽拿也将重登舞台,献演点睛之笔“化蝶”片段,歌唱家雷佳亦会在俞丽拿的琴声里高歌一曲缠绵悱恻的《化蝶》。王之炅笑说,她肯定是全场最忐忑的一个,《梁祝》是老师的成名作,而她要当着老师的面拉这首曲子,“我和俞老师是两代人,我只能从我的角度去看这个作品。大家可能听惯了俞老师的演绎,感觉很有味道,我可能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但我有自己的理解,一方面请大家包容我,另一方面,我肯定会尽力把这个传统延续下去。”“《梁祝》已经化在俞老师的骨子里,她随便拉一段都很感人。”看到俞丽拿排练“化蝶”片段,雷佳几乎感动到落泪。“化蝶”是《梁祝》的精华和高潮所在,1980年代,作词家阎肃曾为“化蝶”填词,把这首曲子推向了一个新境界,雷佳即将演唱的正是这个版本,“前面三段爱情故事都是由男女搭档完成,我和俞老师的搭档跨越了年龄、性别、时间、空间,俞老师是用小提琴演绎梁山伯,我是用歌声演绎祝英台。”上海是小提琴协奏曲《梁祝》的发源地,樊锦诗被誉为“上海女儿”,一代文豪巴金与萧珊也长期生活在上海……“海派文化”赋予了《真爱·梁祝》鲜活灵感。同时,这台演出集结了大量来自北京的主创和主演。要把这么多主创和主演攒起来,导演徐俊笑说,他们经历了千辛万苦,因为大家分隔京沪两地,最近一个月为了落地排戏,他已经在两地跑了十几趟。上海首演后,《真爱·梁祝》还将赴宁波、北京演出。值得一提的是,首轮5场演出的小提琴独奏,分别由俞丽拿三位高徒——王之炅、黄蒙拉、张洋担任。三人从上海音乐学院附小即师从俞丽拿,直至上海音乐学院研究生毕业,受俞丽拿影响,三人在毕业后均选择留在上海音乐学院任教,继续耕耘在小提琴人才培养的第一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幸运28app平台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