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

生活 2019-11-20 04:22:20 豫剧 剧本 红日
陈梦家是写出过清新诗句及考古学术文章的文化大家,但鲜为人知的是,还曾撰写过一本豫剧剧本手稿《红日》。“澎湃新闻.艺术评论”特刊发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新颖对此的介绍与考证文章,他认为,这一剧本实证了陈梦家生命历程中的一个“意外”、一段“插曲”。然而,他是在什么样的处境和心情下完成写作的?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旧影一两年前听朋友说,陈梦家写过一个豫剧剧本《红日》,很是吃了一惊。不久前,上海朵云轩征得陈梦家的这份手稿,我得以先睹,惊讶落到面前的实物上,仍然不肯消散。因此写这篇短文,试作介绍和梳理。这个剧本是一九五九年写的。前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中国科学院考古所欢送陈梦家等十四人下放河南农村劳动,赶赴洛阳东郊白马寺镇十里铺村的植棉场。一九六〇年一月初返回北京。就是在这下放劳动期间,陈梦家编写了豫剧剧本《红日》。为什么会写这个剧本呢?是陈梦家主动要写的?还是组织安排他写的?这个原因不可考,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编写这个剧本,领导是支持的。陈梦家仔细记录了编写的进程日期,并计算共用时“十八天半”,在给友人的信中更准确地说,“我是用了三十六个‘半工’写成的”——“半工”的说法,表明是得到允许,用一半的劳动时间来做这件事。用来改编的原著,当然是那一时期广为流传的作品。吴强的长篇小说《红日》,一九五七年七月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第二年八月第八次印刷,已累积印数五十七万九千册;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人民文学出版社重版;一九五九年译成英文;一九六二年拍成电影。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陈梦家的剧本手稿,用钢笔写在横格纸上,清晰,完整,由几个部分组成:一、豫剧《红日》编写提纲(3页);二、人物表(4页);三、目录(1页);四、正文第一场 涟水城外雄师含恨走(8页);第二场 虎头岗上攻占辛勤练(17页);第三场 吐丝口镇装哑捉俘虏(13页;后面还有一页,划掉了);第四场 莱芜城郊激战获全胜(17页);第五场 沂蒙山里伤员赴前线(17页);第六场 沙河渡口杨军救军长(19页);第七场 孟良崮上红旗迎日飘(19页);正文结束页(第七场末页),写有“1959/6/29 写毕”,“1959/7/11 修改抄完。共用了18天1/2。大热 十里铺中”。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正文结束页五、还有两张纸:一张写有“红日初稿”,此页用画“正”的方式记录工作时日,分列三个时段:“看 5/26—6/5 9日;编 6/6—6/28 19日;抄 6/29/—7/10 9日”;另一张,写“每页 22行X15字=330字”。原著篇幅很长,人物众多,是所谓“史诗”式写法;陈梦家在改编的时候,基本删除了写高级军事首长的地方,而着重表现连班普通战士在战争中的锻炼和成长,附带也描写军队与老百姓的关系。《豫剧<红日>编写提纲》中说:“这是一个现代的豫剧,道白采用原书的现代语的对话。在唱词方面,除以梆子为主外,我们以为可以穿插一些洛阳曲子,使音乐丰富多样。原著中的歌子,也照样的保存下来。只要我们调制得合宜,是可以融合无间的。”改编这个剧本是为了“农村中的业余剧团”演出用的,所以《提纲》中特意说明:“农村剧团在农村巡回演出,虽是现代剧,似乎在布景和道具方面,应该力求俭省。我们既是以豫剧形式演出的,因此可以多多利用旧有的形式,使布景简化而以唱词唱出场面的情况。”剧本写成后是否演出过,不得而知,大概是没有。但在改编时,陈梦家是处处想着它是“可用”的,《提纲》最后甚至设想,这个“初次试编的”剧本,“稍加修改以后,也可以作为话剧演出。”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提纲部分)二提起陈梦家,我们自然会想到他早年是新月诗人,之后成为古文字学家和考古学家,还会想到他搜集流散在欧美的商周青铜器资料,不大会想到他和豫剧有什么关系,绝不会想到他有一天竟然写了个豫剧剧本。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诗集虽然突兀,多少也算有迹可循。赵萝蕤《忆梦家》里说,“他喜欢看戏(各种形式的),喜欢写这方面的评论文章和泛论文艺的小文”(《新文学史料》一九七九年第三期)。一九五六年夏天,《人民日报》副刊编辑姜德明在萧乾陪同下访陈梦家,陈梦家谈起近年来迷上了地方戏,特别是河南豫剧,姜德明即请他写点看戏随笔(姜德明:《诗人陈梦家》,《寻书偶存》,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二〇一一年)。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与妻子赵萝蕤在住宅的合影。背景书法为陈梦家所藏米芾书法陈梦家的看戏随笔,谈豫剧的有好几篇:《论老根与开花》,是看了洛阳豫剧团两出老戏《穆桂英挂帅》和《姐妹告状》后有感而发,借演员之口,提问:“老根都刨了,怎么能放花?”(《梦甲室存文》,陈子善编,中华书局,二〇〇六年,188-190页)《关于电影<花木兰>》,赞叹常香玉天赋的歌喉、炉火纯青的艺术,赞成将好的地方戏多拍成记录电影;(同上,191-193页)《看豫剧“樊戏”》,介绍他到西安特地拜访的“樊戏”剧团,文章开头说:“几年前在北京吉祥戏院看曲周萧、素卿演《三拂袖》,觉得好听好看而情节有趣,从此看上了河南梆子。”最后建议:“我一向以为,作为全中国、作为华北官话区域中心的北京,应该有一个豫剧院。”(同上,196-197页)——即便如此,陈梦家也不会想到,两三年之后,他会自己动手,编写一个豫剧剧本吧。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中的人物表三这个剧本手稿,是怎么保存下来的?朵云轩征来的手稿,附有一封陈梦家的信:国华兄:十月间济南来信,早已收到,一恍又是一个月了。茲检出红日豫剧原稿,可笑之作,举以奉赠,作为纪念。其中是否有可采用之处,很难说。我是用了三十六个“半工”写成的,盛暑中挥汗作此游戏,亦人生一乐事也。匆匆即祝撰安陈梦家 一九六一、十一、七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中附的一封陈梦家的信原来陈梦家把剧本手稿送人了。受赠者王国华,是王献唐的第三个儿子。这样一看,就清楚了。王献唐一九六〇年去世后,王国华将若干遗稿寄给陈梦家,请求帮助整理。陈梦家建议以四篇性质相近的文章,汇为一书,即《山东古国考》,并于一九六四年写此书“后记”,其中叙及与王献唐的交往:“一九四〇年前后,以齐鲁古陶文的探讨,始与先生订文字交。解放后在济南相见,随后在北京又数数倾谈,服其淹博通达。先生常以长条粗黄纸作信笺,讨论学问,剖析细微,见解新颖,而墨书清丽,文词庄谐并出,如其为人。”(《山东古国考》,齐鲁书社,一九八三年,279页)一九六三年陈梦家为《尚书通论》重版作“重版自叙”,特意提及:“一九六〇年归自洛阳十里铺,故友王献唐先生山东来说,殷殷以此书的修订相嘱,而我亦深感初版颇多疏略之处,欲谋修改,稍事弥补。”(《尚书通论》,中华书局,二〇〇五年,2页)陈梦家以“可笑之作”,奉赠故友哲嗣,“作为纪念”;王献唐后人珍视这份手稿,小心保藏于青岛家中,历经六十年代、七十年代的动荡不已而未毁未失,完好如初。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王献唐手迹四这份豫剧剧本手稿的存在,实证了陈梦家生命历程中的一个“意外”、一段“插曲”,他说是“盛暑中挥汗作此游戏,亦人生一乐事也”,语调似乎轻松,恐怕也未尝没有自嘲之意。想他是在什么样的处境和心情下“作此游戏”,却很难轻松起来。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陈梦家豫剧剧本《红日》手稿远的不说,就从“文字改革”说起。一九五七年,陈梦家连续在报纸上发表《略论文字学》、《慎重一点“改革”汉字》、《关于汉字的前途》,直言对“文字改革”和汉字简化的意见。逆势而持异议,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呢?远在重庆的吴宓,收到友人寄来的《文汇报》五月十七日刊有《慎重一点“改革”汉字》的剪报,五月二十日日记中记:“宓读此剪报,始知宓一向太过慎重,太为畏怯,愧对自己生平之志事矣。即致唐兰、陈梦家一函,述感佩之意。”八月十六日,又记:“北京有陈梦家,以反对文字改革为其罪。按宓于五月二十日致唐兰、陈梦家一函,似因浆糊潮湿,邮票脱落,该函竟以‘欠资无人收领’退回,宓幸免牵连矣。然宓自愧不如陈梦家之因文字改革而得罪也。”(《吴宓日记续编》,北京:三联书店,二〇〇六年,第三册,88-89页,152-153页)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王国华父亲王献堂旧影陈梦家没有接收到来自旧日同事的“感佩之意”,却必须接受接连不断的批判。一九五九年陈梦家在洛阳种棉花,六、七月“半工”改编《红日》前后,还为另一件事发愁。考虑赵萝蕤的状况,他致信夏鼐,请求帮助调动妻子到文学所;文学所同意向北大借用,北大西语系坚决拒绝。这期间陈梦家和夏鼐多有书信往返,事情最终未成。张新颖对陈梦家豫剧《红日》手稿的介绍和梳理1936年,赵萝蕤与陈梦家结婚,住在朗润园一栋中式平房里,客厅里放着她的“斯坦威”钢琴。十一月二十五日,陈梦家给赵萝蕤写信,说自己在在农村公社中的情况。后来他倒是平安回到了北京,但此后的日子,却难得平安,最后以自缢的方式结束了生命。(本文原题为:陈梦家写豫剧《红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幸运28app平台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